【演講心得】從一位移工之死看我國家庭看護保險制度

作者/ 科法所 2017級 碩士班 簡欣柔

於2018年4月24日舉辦的「從一位移工之死看我國家庭看護保險制度」講座,由交通大學科技法律學院林志潔特聘教授擔任主持人,邀請政治大學法學院暨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張冠群教授擔任主講人,並由本院的邱羽凡助理教授擔任與談人,針對不在勞工保險強制投保對象範圍內的家庭幫傭,探討其應如何獲得相關之人身安全保障。

今年的花蓮地震,菲律賓看護工美樂蒂不幸於工作場所中罹難,然而美樂蒂卻因為沒有勞保,而無法領取勞保的死亡給付,使得社會開始關注外籍移工在台工作的相關權益保障。
依據目前勞動部的統計,外籍勞工申請職災給付的給付率皆高於本國勞工,係緣於外籍勞工多從事較高風險之工作,暴露於較高的危險之中,而其對於職災預防的觀念又較為薄弱,故外籍勞工聲請職災給付的比例較本國人口來得高。

在外籍看護工及外籍幫傭之部分,其在台人數逐年升高,但依照勞工保險條例第6條之規定,5人以上的公司行號、機關團體之雇主,始須強制為勞工投保勞工保險。而外籍幫傭與看護工多受雇於自然人,並不符合勞工保險條例第6條所稱「雇主」之定義。雖外籍看護工及外籍幫傭之雇主,可選擇替外勞辦理勞保,但於實務上,雇主多會為了節省成本而未替外籍勞工加保勞保,認為當事故發生時再提供協助,或做好風險管理即為已足。

由於勞工保險係屬社會保險,社會保險之目的為保障人民之基本生活,其運作須有一定的法源基礎。在目前的法律架構下,外籍看護工及外籍幫傭並未落入強制納保的範圍,除外籍看護工、外籍幫傭之雇主並未符合勞工保險條例之「雇主」定義外,從勞動部函釋觀之,勞動部似認為雇主替外籍勞工加保勞保,係雇主對勞工之恩賜。然若採自願加保之方式,雇主之保費負擔比例為70%,而會成為雇主經營事業之成本,成為雇主的固定支出,故多數雇主並不願替外籍勞工投保。再者,大法官解釋釋字560號亦宣示勞工保險為社會保險,係為社會安全之考量所為之特別規定,屬立法裁量範圍,而無挑戰合憲性之空間。

外籍看護工及外籍幫傭雖未落入勞保強制納保之範圍,惟這些外籍看護、外籍幫傭仍可能遭遇許多的風險,例如他們可能會在台灣生育、罹患疾病、遇到意外而失能、死亡……等等。因此基於商業保險補充社會保險之原則,商業保險仍有介入之空間。首先,關於商業保險應採取第一人保險或第三人保險,張冠群教授認為,第一人保險會有雇主無保險利益之問題,且在理賠上亦有意外事故之舉證問題等,故第三人保險應較為適宜。

再者,投保商業保險是否應如汽機車強制第三人責任險一般採強制納保,或採任意投保?張冠群教授提醒,若要採取強制投保之方式,應注意個人風險偏好,因每個人對風險之認識、處理風險之方式皆有所不同,強制保險人須以特定方式管理風險,除非具有強大的公共利益及公共政策上之理由,否則強制投保之正當性可能有所不足。

張冠群教授認為,短期的解決方式,應於勞動契約中約定相關之補償責任,並加入未於契約中約定投保之行政罰,以行政管制之方式加強雇主補償責任之義務。然而,最根本之解決方式,仍係將家庭幫傭納入勞工保險之強制投保範圍。
邱羽凡教授認為,目前外籍看護工及外籍幫傭於我國的勞動相關保護相當少,僅有性別工作平等法及職災勞工保護法。而職災勞工之損害賠償僅限於民事賠償及職災勞工保護法,且目前職災之損害賠償有民法217條過失相抵之適用,而職災勞工保護法所能提供之補償遠不及於勞基法及勞保,對外籍移工而言相當不利。故應參考德國法,職災勞工保險法單獨立法,修正我國職災勞工保險之問題,加強勞工之權益保障。

由於外籍勞工處於語言的劣勢,又非我國的國民,相關權益的保障需要學者及工運團體不斷倡議,促使社會正視相關問題。

(Visited 53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