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會是什麼?—從工會幹部的行動歷程看勞動三法之草根實踐

作者/科法所 2010級 碩班 古旻書
2016年度律師高考及格

你曾看過一部極為膾炙人口的電影「神鬼戰士」(Gladiator)嗎?如果有,我想你應該對於這段劇情印象深刻:羅素克洛主演的羅馬將軍麥希穆斯因故淪為角鬥士,被迫在殺害他全家的皇帝面前進行一場競技場的格鬥表演──和一群同為奴隸的角鬥士並肩扮演按照劇本必須輸掉的野蠻人;他們面對的,則是駕駛著戰車、手持弩箭、裝備精良,按照劇本必須獲勝的羅馬人。你曾看過一部極為膾炙人口的電影「神鬼戰士」(Gladiator)嗎?如果有,我想你應該對於這段劇情印象深刻:羅素克洛主演的羅馬將軍麥希穆斯因故淪為角鬥士,被迫在殺害他全家的皇帝面前進行一場競技場的格鬥表演──和一群同為奴隸的角鬥士並肩扮演按照劇本必須輸掉的野蠻人;他們面對的,則是駕駛著戰車、手持弩箭、裝備精良,按照劇本必須獲勝的羅馬人。

即便心裡明白劇本早已寫定,麥希穆斯在閘門打開前,卻只是冷靜的告訴他身旁心裡七上八下的烏合之眾們:「不論在閘門後面等著我們的是什麼,『團結』才是唯一能讓我們有更大機會活下去的關鍵。」最後,「野蠻人們」雖然仍舊犧牲了幾名夥伴,但他們在麥希穆斯的指揮下通力合作,改寫了歷史的劇本,戰勝了遠比他們強大而「註定」要獲勝的對手。

於2月20日,交大科法學院舉辦勞動法講座「工會是什麼?──從工會幹部的行動歷程看勞動三法之草根實踐」,由講者「集體勞動法與訴訟實務」授課老師羽凡老師所邀請的黃慧甄女士,也就是華航職業工會發言人,在本學期勞動人權講座系列的第一場演講中,其所分享的工會實務,正是如同神鬼戰士劇情般在我們的勞動市場所上演的「不流血的競技」。

勞資雙方的對立,其實只是人類社會長期以來階級對立的現代版本之一,在有限資源的前提下,握有分配和指揮權力者若任由自私自利的心態無限膨脹,那麼去壓榨他人以取得更多資源將是必然的道路。但被壓榨者難道就只能默默吞忍嗎?

事實上正如同講座所說,我們社會的風氣已經太過習慣為他人(特別是資方)考慮「成本」,總覺得做了些什麼反抗,就是增加公司、社會甚至國家的成本,而缺乏回頭從根本去考慮資源分配是否正當合理的思考邏輯。這或許是長期以來社會優勢的一方挾持教育和傳播工具日積月累的洗腦所致,但若要追求一個資源公平分配的社會,便需要去屏除這種思維,正如同一個奴隸角鬥士不能認為自己死在這裡是理所當然而放棄去抵抗,否則我們永遠都無法期待自己能受到公平的對待和獲得合理的生活品質,不是嗎?

面對擁有優勢經濟實力、媒體與人脈關係以至法律資源的資方,勞方有的到底是什麼?透過講座將她參與華航歷次勞工活動的所見所聞一一娓娓道來,我們才了解什麼是麥希穆斯所說:「『團結』才是唯一能讓我們有更大機會活下去的關鍵。」透過一次一次的活動,除了凝聚了團體意識外,更重要的是慢慢改變了過去太過於「為資方體貼」的想法,也透過和其他面對一樣困境、同樣身為勞工並肩而立,無形之中取得了心理上的支持與勇氣,鼓舞了更多原先觀望者的參與。從講座的敘述和照片中,我們看見了參與人數的成長,打扮也從怕被認出來而佩戴全副武裝口罩墨鏡,到毫不遮掩反而顯得開心驕傲的將自己展現在鏡頭之前,以及透過遊行、罷工投票和響應工會號召的方式,展現充足的凝聚力,把訴求嚴正而懇切的表達給資方了解。那是令人感動的一刻,如同跟隨著麥希穆斯逆轉命運而獲得觀眾喝采的角鬥士一般。

工會活動其實是反於本能的,畢竟趨吉避凶是人之常情,參加抗爭的後果很可能自己就會是犧牲者,到頭來為人作嫁,為什麼還要做呢?我想那就是人心對於正義渴望的一種體現。正因為我們覺得現況不合理,所以我們要做些改變;要達成這樣改變的目的,只有與同樣遭到不合理對待的夥伴並肩作戰,才能有足夠的力量去扭轉局勢。

但回過頭來想,我們畢竟不是活在古羅馬時代,勞資雙方也從來不是競技場內非得鬥個你死我活不可的局面,工會活動的最終目的是希望公平的分享勞資雙方共同努力所賺取的利潤與成果,同時讓勞方能有尊嚴而健康的繼續工作,以達成一種雙贏的結局。正因為如此,我們才需要完善的勞動法規,除了按照社會發展定義相應的實體上權利之外,我們更需要有像是工會法等集體勞動法規去清楚的定義這場不流血的競技應該遵循何種程序上規範,以避免抗爭踰越了合理的尺度最終玉石俱焚,而讓原先希望能達成雙贏的美意落空,這應該就是勞動法規範背後的真意吧!

(Visited 3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