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進教師】生物科技與醫療法學群新進教師介紹  

作者/科法所 張兆恬 老師

很榮幸能加入交大科法。我在2014年從美國常春藤盟校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法學院取得博士學位,主要研究領域是公法、生命倫理(bioethics)與法律,以及健康衛生法。出國留學以前,我曾是執業律師,在美期間也取得紐約州律師資格。在此分享我的心得。很榮幸能加入交大科法。我在2014年從美國常春藤盟校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法學院取得博士學位,主要研究領域是公法、生命倫理(bioethics)與法律,以及健康衛生法。出國留學以前,我曾是執業律師,在美期間也取得紐約州律師資格。在此分享我的心得。

學公法而發現學法律的樂趣

大學法律系的前幾年我有些迷惘,比起念法律我更愛當文青,當時更投入輔系外文系的西洋文學課程,也覺得我內向宅女的個性與法律人辯才無礙的形象不甚相符。真正覺得學法律有趣,是從大四修了憲法實例演習這門課開始。這一門課不只教授如何體系性分析法律問題,更引導學生從違憲審查的角度切入,思考法律背後的政策考量與權力結構,因而開啟我對公法的興趣。我發現公法學門聚焦於國家與人民的關係,而法律本身(縱使是被歸類為民商或刑事的法律)皆具有國家管制的意涵,因此公法的用處比想像中的廣,幾乎多數的法律問題,都包含公法的面向。藉由學習公法,我逐漸感受到學法律的樂趣。研究所階段我繼續主修公法,接觸美國憲法、科技法、政治哲學理論,奠定我日後念博士班的基礎。

賓大法學院留學的實用與理論訓練

在公費留考獎學金的支持下,我在執業幾年擔任訴訟律師以後,進入美國賓州大學法學院攻讀法學碩士(LLM)和法學博士(SJD)。留學期間,我看見美國高等教育重視人文關懷,法學教育中強調的思辨與批判,以及美國學界知識生產的快速與多元,因而感受到我國法學教育與研究的許多不足。再者,與我過去學習公法、訴訟律師的經驗有所不同的是,賓大法學院以商務律師養成聞名,是美國大型事務所最愛用的畢業學校,在賓大就讀期間我有許多機會瞭解美國與跨國律師市場就業的實況,也受到商務律師講求效率、實用精神的洗禮。LLM畢業後準備紐約州律師考試的過程,更促使我對美國法具備基礎性、全面性的瞭解。

我在博士班期間主要研究領域是生命倫理與法律。生命倫理的議題其實已出現在我們的公共討論中,如近來為社會所關注的器官移植、生醫研究倫理、動物權、人工生殖等,都是生命倫理的範疇。生命倫理成為一個學門的緣由,正是來自於醫療與科學專家之外,其他領域的專家以及公眾對此類議題的關注和參與。而法律常是倫理的展現,也同時是形成倫理的重要因素。由國內漸浮現檯面的諸多生命倫理爭議看來,生命倫理的學習,對於法律、醫療與科研社群來說,將成為不可或缺的基礎訓練。

投入法學教育的原因

在求學與執業的過程中,常因為遇到好的指導者(mentor),而能在混沌中找到努力的目標與動力。因此我想投入法學教育,幫助跟我有過同樣煩惱、感到無助的學子。能夠加入交大科法所這個社群,是我實現理想的第一步,也希望能夠將我過去的所學、經歷,貢獻於這個社群。

(Visited 70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