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所長的話

作者/科法所 林志潔 老師

半年多前的一個下午,
我剛忙完當天該忙的事:
接了無數通電話、回完公文和信件,
處理各類法律問題,
間或與學校溝通建院事宜,
返回辦公室訓斥一下沒有按時寫完報告的學生,
曉以大義若要偷懶就不應來讀科法所˙˙˙

等到終於可以喘口氣,
轉換心情開始準備晚上的課程,
坐在古典玫瑰園,攤開講義,
才喝了第一口咖啡,
便接到劉所長打來的電話,
提到教育、提到建院、然後提到交棒。

他講述著國際化的重要、改革的理念,
講述著對台灣法學教育的憂心,
講述希望將科法學院帶到一個新的境界,
然後,要我及早擔負起領導和擘畫者的工作,
用一種委婉但其實很直率、讓人不能拒絕的方式。
他掛掉電話,我拿起咖啡,
咖啡已經冷了。
我喝著冷掉的咖啡,心中翻滾澎湃。

這樣的語氣和方式,我很熟悉,
十一年前我就聽過。

我初遇交大科法在十一年前,
初創科法所的所長,意氣風發,野心勃勃,
相信自己的使命便是要來改造和帶領台灣法學和教育。

我當時還是個無知的台北天龍人,
除了我曾接受過的、極端不滿意的、傳統落後的法學教育外,
我看過的只有美國這種學費高昂,研究和教育資源豐沛的模式,
在學費低廉、學生多以國考為導向、
而教師是不同工但絕對低薪而同酬的台灣,
也可能創造一種新的、我理想中的教育典範嗎?
我其實,很、懷、疑。

但他很有本事,三天三夜連續不停地見面,
在他委婉但又直率的密集遊說下,
我搬到了新竹,來到了交大,
這一所我從來沒有想過會與我生命有關連的學校。

於今九年,回首,我竟無一絲缺憾,
完全不覺逝水流年,
只覺在此的每一分每一秒都無比充實,
我愛我的學生,也愛這個系所和學校,
參與科法所的成長,欣見科法所的茁壯。
而所長確實做到他承諾我的事情,
這是一個講信義、有理想,
把學生、教育和經營科法所放在生命第一位的領導者。

而今,我又再次聽到了這種熟悉的口吻,
對教育的熱誠和創造典範的雄心,
十一年來未曾稍減,
而這次,他要我去擔負起這樣的工作,
何其重大!何其困難!
他知道我正處於準備升等的關頭,
他知道我的包包要上小學,
但他知道建院的工作刻不容緩,
他也知道我的能力和擔當、我的艱辛和為難。

 
我呆坐在咖啡館裡一個多小時,
(這對我來說是很異常的經驗,平素我向來十分果決)
回信說:好。

我說好,是因為我知道,
我不是一個人,我有一個團隊。
團隊,是交大科法所之所以能建院,
是交大科法所之所以異於台灣任何法律系所的關鍵。

科法所有很強的行政團隊,
科法所所辦的行政同仁,
是我看過台灣高教界最堅忍最有效率的工作團隊,
這一群鐵娘子,使命必達,個個都十八般武藝,
我感謝他們拒絕了園區業界的各類誘惑,
願意在這裡一起奮鬥。

我有很強的同事團隊,
科法所的老師們,
不論是專任老師或兼任老師,
是我看過台灣學界最團結最強悍最有耐心和愛心的老師,
我們各自對傳統的法學教育有不同改革理想,
對自己的所學和研究各有專長,
但竟能化異為同,
找出大家願意一起努力的目標,
把教育當共同的志業。
沒有山頭派系,也沒有英雄主義,
截至目前為止,
我沒有見過任何學校系所有這種研究、教學和服務的團結戰力。

科法所的學生們,
是我看過台灣法學研究所最用功最團結最能被要求的學生。
他們在這裡學習,愛護這個所,也願意為這裡付出,
他們自己可以對所的政策提出建議,
但若遇外侮,一定一致團結抵抗,捍衛老師和系所。
如此年紀輕輕的研究所,
在今年五月才第一次舉辦校友回娘家的募款活動,
就有極其熱烈的迴響,令人至為感動。

這樣的一個研究所,即將建院的研究所,
需要我的時候,如何能說不?

 
我要承先,秉承科法所的創新理念,
在建院的過程努力,在建院後以所來支持院的發展。
我要啟後,一個機構要壯大,
要從人治色彩強烈的感性家庭模式,
邁入法治和理性的管理與治理。

做為教育機構的領導人,
要時時以教育為念,
要提攜新進老師,要團結資深老師,
要繼續尋覓下一個共同的目標,
要持續激發老師和同仁以科法學院為自己事業的企圖心。
要有能力創造資源、要公平有效的分配資源,
要有氣度,要為公家的利益打拼,
但要隨時提醒自己成功不必在我。
要持續國際化,要與各學院交流共榮、
在產業、與司法和政府部門間,
要扮演好學界的監督和建議的角色,
也要積極的相互瞭解與合作。

要期許自己成為巨人,
但更要願意讓後來者,站在自己的肩膀上。

若台灣每一個機構和領導人皆能如此,
則教育之萬年基業焉能不成?
謝謝大家的支持與愛護,
交大科法,當以此典範自許之。

志潔 敬上

附註:明日即將上任,
謹以此文,
獻給劉尚志所長(您是我們永遠的榮譽所長)和交大科法所之全體師生、
交大科法所之友與辛苦的交大所辦同仁

(Visited 7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