捨律師選教職 新手教授熱情無限──江浣翠

作者/胡乃文

本篇專訪轉載自教學發展中心 超薄型月刊 
月刊 第五十四期‧發刊日期:2012年11月28日

在擔任教職之前,許多人都曾在「業界」與「學界」的分岔路上猶豫不已,交大科技法律研究所的新進教師江浣翠也面臨過這樣的抉擇,最後她堅持自己的目標,決定放棄高

薪的律師工作,從事她所熱愛的學術研究,而她也將秉持著這份堅持,繼續在教學路上耕耘。

立志當律師 專攻醫療法

要追溯江浣翠就讀法律系的原因,得從家庭背景說起,由於阿姨、姨丈都從事法律相關工作,這讓她對於法律很有興趣,於是大學時便就讀台大法律系。江浣翠坦白地說,自己當時對於學術研究沒有特別的興趣,比較想當律師,但大學畢業時,家中鼓勵她邊念研究所、邊準備律師考試,沒想到「念研究所」這件事,反而點燃了她對於學術研究的興趣。

不同於一般的法律研究所,江浣翠是在台北醫學大學的醫學研究所人文組(現已獨立成為醫學人文研究所)攻讀碩士班,她進一步解釋,這個研究所是專攻和社會科學有關的醫學知識,學生會上到醫療社會學、醫療人類學、醫學倫理等結合人文與醫學領域的課程。而她則是因為對醫療法有興趣,希望能在培養自己的法律專長之餘,更了解醫療領域,所以才選讀此系所。

美國法研所 上課注互動

碩士班畢業後,江浣翠之後又到美國念博士班。她回想道,她在大學畢業兩年後就考上律師,但家人一直鼓勵她出國,趁年輕的時候多嘗試各種可能。而她認為美國對於醫療法的研究歷史也較悠久,出國不僅可增加外語能力,也給自己一個人生歷練的機會、增進國際觀,因此,江浣翠便到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和美國印第安那大學布魯明頓校區相繼攻讀碩士和博士的法學學位。

不同於有些台灣人出國留學後,初期會因語言、風氣、文化的迥異而適應不良,江浣翠說,自己之前已大約了解美國的教學環境和上課方式,所以適應得還不錯。但她也表示,台灣和美國的上課模式的確有很大的不同,台灣的課程以老師講課為主,且是大班制的教學;但美國較鼓勵上課參與、互動學習,即是所謂的「柏拉圖式教學」──講求從師生之間的問答,讓彼此能互相刺激思考。

江浣翠笑說,自己本來就是喜歡發言的學生,所以她對於美國的上課環境不會太陌生,她也以過來人的經驗鼓勵學生:「不要害怕講英文,要勇敢開口,這樣才會有所成長。」擔任教職後,江浣翠採全英語授課,並參考自己之前的學習經驗,希望學生能多發言,她開心地說:「學生們都很積極,不會害怕開口講英文。」但她也坦言,之前也有外系學生來旁聽,但過幾堂課就沒再出現了,「這樣子很可惜,如果能堅持下去,或許收穫會更多。」

師生比低 重溝通交流

由於江浣翠有律師執業經驗,這讓她更了解該如何活用所學,並應用在生活中碰到的法律議題上。此外,江浣翠也指出,交大科法所中的學生在畢業後,多半會考公職、往業界發展,而她因為擁有實務經驗,不僅能給學生相關的就業建議,也可以告訴他們該如何面對未來的挑戰。

今年下半年才踏上教職之路,江浣翠剛開始教書的時候,的確有點小挫折,她坦言:「自己懂是一回事,但要怎麼表達才能讓學生也了解,就是個大挑戰。」對此,她有三個因應方法,一是把ppt上的內容寫得更詳細,同學也能更加理解;二是在上課前規劃教學內容──畢竟老師更清楚課程架構後,講課也會更清楚;最後則是讓學生在課堂上做題目,這樣同學才會知道自己有沒有聽懂,她也可藉此了解大家的學習狀況。

富教學熱忱 成就感無限

雖然目前還是新手教師,但江浣翠對於學生的表現都很滿意,她進一步說明,科法所的學生分為大學非法律科系的「科技組」,以及法律科系出身的「法律組」,她認為兩組的學生都很優秀,跨領域的學生並不會因為沒念過法律而跟不上,「正因他們沒有法律背景,思考時反而能跳脫既有框架,能有更多新想法,讓課堂上的討論有更多新意。」江浣翠開心地說。此外,因為科法所的師生比很低,所以老師能夠充分掌握學生的狀況,師生平時的互動情況也不錯,她非常喜歡這樣的氣氛。

不過,江浣翠在拿到博士學位後,曾面臨要繼續當律師,還是轉往學術領域發展的兩難,單就經濟層面來說,當律師的薪水比較高,往學術界發展則需要放棄這項誘因,這對許多人來說,或許是蠻艱難的決定。但江浣翠認真地說,對她而言,最重要的事情並不是財富,「自我實現、滿足感也是讓人生更美好的元素。」

現在這份學術工作,讓江浣翠可以當自己的主人、做想做的研究,而且她認為:「當法律有不足或爭議處,有時候透過研究成果,或許能讓法令往更完善、更正確的方向調整」,這也會為她帶來很大的成就感。對於未來的教學成果、學生的表現,江浣翠都樂觀以待,她不僅希望透過自己的法律專長,能教會學生更多東西,也期許有更多和她一樣,樂於在法律的學術領域繼續做研究,為了更好的社會而努力。

(Visited 159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