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訴訟專題演講

作者/科法所 2011級 碩班 吳奐廷

活動海報

本學期美國公司法,建中老師一以貫之給我們的感覺,就是希望我們不斷地去思考!還記得老師是這樣說的:「等你看得越多,你就越看得清楚這片森林的全貌。」期中邀請了兩位國外的學者,本文的主角 – Dr. Eran B. Taussig來自以色列,本次來台為我們講授美國的集體訴訟制度(Class Action),大家課後反應熱烈。
第一次對集體訴訟有印象,是一部Dr. Taussig在課堂中也有提及的電影「永不妥協」(Erin Brockovich),描述電力公司排放重金屬汙染水源,使小鎮村民全體生病,因而向該公司提起集體訴訟。這是個與傳統大陸法系迥異的制度,如果你選擇集體訴訟,你可以享受規模經濟為你帶來的訴訟優勢、訴訟平均成本降低,以與大公司抗衡;但相反地,你放棄了你單獨再提訴的機會,無法做個人主張,並可能需要承受代理成本(律師、對造私相授受)、free rider帶來的風險。

主辦此次講座兼主持人的建中老師

Dr. Taussig在本次seminar中亦特別以以色列發展出來的集體訴訟法(ICAL)與美國比較,告訴我們其實ICAL某些部分之規範甚至已比美國完全且詳細,我其實有點訝異!我以為美國跟以色列的關係一直是蕭規曹隨,在一方面,以色列人可是掌控了美國大部的經濟命脈,甚至學術教育圈亦不乏他們的身影;在另一方面,軍事上美國又像是以色列小老弟的大哥,以對抗中東回教國家,此二者應該是生命共同體,休戚與共。Dr. Taussig這段presentation卻是宣示著:以色列人(至少法律人)其實希望發展出一套以色列在地化、獨特、不同於美國的法律系統。對我來說,以後若碰到有關政、經、法文化的討論時,至少我不會把以色列跟美國再混為一談。

我個人在上課時問了一個問題:「集體訴訟勝訴後的損害賠償額分配,應由誰來決定?律師?受害者?又有何監控的方式以確保分配是公平的?」Dr. Taussig很熱心地回答我:「一般來說,法律當然會規定預先墊付訴訟費用的律師有一定比率的報酬額,而被害人之間的分配,應依照個人之受害程度公平分配,其監控者即為法官,法官身負重任。」Dr. Taussig的回答又讓我們再近一步追問:「美國的法官真的那麼神嗎?如果一個集體訴訟的被害人有上百、上千人,那法官豈不是忙昏?」Dr. Taussig的回答似乎是肯定的,不過他也提及美國法官的素養、能力本來就是一時之選,人民亦相信他們做得到。

針對這個議題,建中老師跟Dr. Taussig本欲延伸,他們說其實台灣目前的司法環境跟以色列面對著相同困境:訴訟效率與品質未能跟得上人民興訟的速度與期待,這些困境則來自於法治教育的根本癥結。不過,由於礙於時間,他們也就點到為止。

Dr. Taussig是個和藹可親的紳士,演講時嘴角總泛著調皮的笑容。透過建中老師與Dr. Taussig的辯論、交流、發問及不時引導,我覺得,當搭上了他們的談話內容與邏輯時,真的有一種踏入美國法思考領域的感覺,相對於以前求學過程中「一就是一、二就是二」的訓練,這是一種全新的思考方式。我誠摯地希望Dr. Taussig有機會再度受邀來台,也很期待看到更多外國的學者與建中老師的切磋,我相信能從中學習的真的很多。

後記

為了接待貴賓,建中老師當週親自全程接送,雖不致八千里路雲和月,但其距離也足以從台北到高雄走一圈。在此要向辛苦的建中老師致上大大的感謝!老師真的辛苦了!

(Visited 26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