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分享】你得出來說句話

作者/科法所 林欣柔 老師

近跟四歲半的兒子一起讀了一本故事書 ─ 「不想被大野狼吃掉的小綿羊」。這本名字很不起眼甚至有點乏味的書講的是:一群綿羊每天總是過著低頭吃草的生活,有一天突然來了一隻大野狼,非常輕易地就吃掉一隻病了很久的小綿羊,其他綿羊想,反正自己不是那隻病奄奄的羊,沒什麼大不了。過沒多久,大野狼又來了,這次 牠吃掉了一隻有斑點的綿羊,其他綿羊想,反正這隻羊長得醜,本來就像是綿羊群裡的污點,被吃掉也沒什麼大不了。後來,大野狼又來了,牠吃掉了缺腿的羊、斜眼的羊、母羊和小羊。其他綿羊仍然覺得沒關係,繼續過著低頭吃草的日子。最後,大野狼抓走了最強壯的公羊,這時大家才開始緊張,自己會不會是下一個受害者。

書末還引了一篇改編自一位名叫馬丁• 尼牟列(Martin Niemoeller)的德國牧師的詩:

當他們來抓猶太人的時候,我保持沈默,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當他們來抓共產黨員的時候,我保持沈默,因為我不是共產黨員

當當他們來抓工會會員的時候,我保持沈默,因為我不是工會會員

當他們來抓天主教徒的時候,我保持沈默,因為我不是天主教徒

而當他們來抓我的時候,已經沒有任何人想要或可以抗議了

買這本書的時候,我不知道兒子能不能理解書中所講的正義、良善與勇氣,我只知道孩子有天生的同理心與正義感,此時不懂,將來有一天他一定會懂,我只想好好地保護他這最初的、珍貴的美德,因為我知道,當我們面對與公理正義這些重要的事情時,緘默、容忍、認為事不關己(或認為自己不會那麼倒楣成為受害者)是容易的,而要有足夠的勇氣與智慧出來說句話,卻是非常困難的。對一般人如此,法律人如此,連大法官也不例外。

讀完最近公佈的司法院釋字第六九0號解釋,讓我有了這樣的感觸。這號解釋的事實背景是八年前那場讓大家心驚膽跳的SARS流行。那時台北市立和平醫院因為爆發不明的院內感染而封院,上千病人、醫護人員、病人家屬被拘禁在醫院內,未在醫院的員工也被電話通知,要求回到醫院「隔離」。當時有幾位和平醫院的醫護及行政人員沒有在台北市政府所定的「死限」內返院,(雖然最後他們都在輿論壓力、刑事拘提威脅之下現身,與其他人一同被拘禁在和平醫院),台北市政府依據他們返院時間遲延的程度,處六萬至二十四萬不等的罰鍰。他們隨後對於行政罰提起訴願與行政訴訟。對於和平醫院事件,社會氛圍與輿論是支持的,而支持的理由似乎是「死一些人,總比大家一起死好」,就像那部電影「危機總動員」(Outbreak)一樣,把那個爆發疫情的小鎮給炸平了,就能阻斷感染擴散,殺一救百、合理正當。所以這些被要求回到醫院、面對不明生死風險的人,就只能說他們比較倒楣?但問題是,傳染病不認貧富貴賤,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成為「殺一救百」中的那個「一」呀!

今天我們對和平醫院事件中這些被「隔離」的人冷漠,我們輕易地就相信了國家把當時沒有任何症狀的健康人,關在有不明感染源的地方,把只是有接觸感染源可能、疑似感染的健康人,跟已經感染的確診病人「隔離」在一起,是正當的,那麼有一天,當你成為那隻被大野狼吃掉的小綿羊,而其他人視而不見時,也就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了。

(Visited 27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