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參訪】八月.芝加哥.IPSC

作者/科法所 王立達 老師

第11屆智慧財產學者會議(Intellectual Property Scholars Conference, IPSC)今年8月11至12日在美國芝加哥市舉行。本會議是由美國Stanford、UC Berkeley、DePaul和Yeshiva等四所大學法學院共同創辦,每年由其中一所學校輪流主辦的大型學術會議。這四所法學院都以智慧財產或科技法律作為重點發展領域,在這方面都設有十分完整的學程或研究中心。這個研討會的舉辦宗旨,在於針對智慧財產法律之理論層面研究,提供年度性大型學術對話討論平台,以便智財學者對於正在著手研究、位於發展前緣之最新學術議題,能夠直接面對面交換其所提出之理論見解,並且針對這些未必完全成熟的最新研究成果,彼此批判攻錯、相互評論並交換意見。由於本會議的報告內容與研討,特別集中於新穎的法學理論與實證研究成果,或是新近實務發展所帶來的深層影響與理論衝擊,因此十分受到美國智財法律學者的重視,目前已成為最重要的年度學術盛會之一,每年在會中提出報告與參加研討的學者人數均不斷增加,同時更吸引不少行程十分繁忙的重量級學者,每年固定前往參加,發表其學術上的新突破。

今年的會議輪由DePaul大學法學院主辦,在該校位於芝加哥市中心”the Loop”區的會議中心舉行。會議時間共有兩天,每天有四個同步場次(break-out session)時段,在同一時段會有四個場次同步舉行四篇論文的發表與研討。在兩天的午餐時段還各有一個全體場次(plenary session),討論參加者共同關心的智慧財產核心主題。總計在這次會議中共有132篇論文發表,加上單純參加研討而未提出論文報告的學者,總計有超過200位各國智財學者參加本次會議。與會參加者雖然以美國學者佔大多數,但也有來自加拿大、芬蘭、以色列、台灣(我一人)、印度與香港的學者提出論文報告,還有來自中國的學者全程與會參加研討,顯示智財法律理論跨越國界的特性。

會議兩天早上的同步場次時段,均安排重量級學者擔綱發表論文,例如UC Berkeley的Robert Merges和Peter Menell、Duke大學的Arti Rai、芝加哥大學的Randal Picker、印第安那大學的Mark Janis、John Marshall法學院的Richard Grunner等美國智財法學界受到矚目的重要人物,都在會中報告最新研究成果。Peter Menell和Stanford大學的Mark Lemley,在今年會議中都提出兩篇論文報告(含合著), Lemley更被安排在第二天最後一個同步時段的最後一位報告,頗有壓軸的意味。

本次會議由於報告人數眾多,每位報告人不論資歷或年齡,都只有15分鐘的報告時間,和7分鐘的討論問答時間。不過和國內研討會不同的是,每位報告人都有效運用這有限的報告時間,具體表達其論文論述主旨及主要研究成果,主辦單位也確實執行時間限制,並無明顯的拖延情況,就此種大型研討會而言算是相當不容易的。由於每篇論文的討論時間是分開獨立,緊接在論文發表之後,因此時間雖短,但是對於文章內容仍有相當實質的問難與討論。或許由於本會議僅限於實際從事研究工作的學者參加,並不開放學生或是實務界、業界聽眾參與,因此無論報告或問答都直指核心,並未詳述過多的背景知識或相關事實,進行節奏十分精要而有效率。

我在會中發表的論文,乃是針對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Fed. Cir.)在2010年對於專利權濫用原則予以大幅限縮的全院聯席判決(en banc decision)。本判決不僅對於專利權濫用今後適用與未來發展具有里程碑式的重大影響,其所涉及的個案也正是飛利浦與巨擘公司就CD-R/RW規格專利包裹授權的法律攻防戰。事實上,本判決也正是此一爭議在美國至今最新的裁判結果。這篇論文從美國案例法與專利法修法過程、該原則之衡平法本質與背後規範精神、以及對於專利權人反競爭行為之規範功能等三方面,詳細分析並且評論批判該判決結果與論理過程。在會議當中,不僅獲安排與U. Illinois Urbana/Champaign的重要智財學者Jay Kesan同場報告,在報告時Duke大學Arti Rai教授(Obama總統競選的專利政策顧問)還就幾個關鍵點提出詢問,經我分析正反意見與技術狀況之後,解除了她的疑慮。

個人自從取得博士學位之後,已有四年未曾至美國參加學術研討。本次重返國際學術場合,尤其是專以學者為參加對象的理論研討,最大感想就是以美國為主的國際智財理論發展,確實十分蓬勃而迅速。一些根本性的問題不僅已經引發研究社群的關注,學者不約而同分別投入研究,同時在進展階段上也已經脫離抽象論辯或是空泛的正反對立,進入到具有洞察力及說服力的理論論述或具體方案討論階段。

例如近年來,否定論者不斷質疑現行智財制度過度妨礙創新活動與創新成果的自由使用,這使得智財保護真正堅實而顛撲不破的理論基礎究竟何在,似乎仍有待更為紮實的理論建構使之充實完整。在本次會議中,有多位學者圍繞著此一問題提出自身的理論舖陳。有認為智財制度事實上乃是以促進創新為目的之法律管制體系,並非以保護創作者或發明人之私人權益為其主要目的。因此在不具有誘發先前創新的功能,或是可能過度妨害他人創新的狀況下,均應可對於智慧財產保護範圍加以適當限制。也有學者挑戰智財保護係為提供「最適量」研發誘因的目標設定,其認為最適量的測定十分困難,不僅幾乎不可能,同時還會引發許多不可預測的資源分配扭曲。與其如此,不如縮減智財權的目標設定,將之縮限在除去創新成果的公共財特性,使其轉變為市場上可交易的財貨,除此之外不提供額外的研發誘因。此一轉變可以降低他人參進後續研發活動所需成本與法律障礙。如果再配合其他可以降低創新活動產出成本及參進障礙的作法,例如提供更多研發活動所需的公共基礎建設,鼓勵形成自由開放且可刺激創新的研究環境等等,設法增加創新成果的產出,說不定會是個更為有效促進研發產出的解決方法。這些不因現有法制而劃地自限的突破性發想,以及從根本出發的學術反省與思考,正好可以激發吾人更為豐富的理論思索與對話。無論是對於進一步瞭解當今智財制度的真正底蘊,或是對於個別具體智財法律研究的推展,相信都會是非常好的激勵與啟發。

 

(Visited 22 times, 1 visits tod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