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法律可以成為真正促進環境保護的戰略武器 美國加州環保法律事務所參訪心得

作者/科法所 2006級 碩班 黃姿裴

背景說明

本所學生李佳達與黃姿裴獲教育部「學海築夢」專業實習計畫補助,赴加州CALFED治水計畫及NRDC、Nature Conservacy、Earth Justice等美國重要環境組織參訪。

今天造訪的地球正義(Earthjustice)成立於1971年,這個非營利性的環境法律事務所在美國國內擁有超過50個辦事處,包含在華盛頓特區(Washington, DC) 的政策部門,以及在奧克蘭(Oakland) 的國際計劃總部。Earthjustice的成立宗旨在於利用聯邦和各州的環境法律保護環境。他們為社會團體和環保團體提供免費的法律服務,至今已超過600位,替他們與破壞環境的大企業或未執行環境法律的政府單位打訴訟。

他們深信透過環境訴訟可以帶領美國未來導向更美好的生態環境,並且用實際的行動證明,例如經過數年的努力,2008年6月他們贏得法院勝訴判決,使佛羅里達州的奧基喬比湖(Lake Okeechobee)和它的沼澤地脫離美國糖業公司(US Sugar)的魔爪,堪稱最近的一大代表作。

這次訪談地球正義事務所的主要目的,在於透過他們成功的經營經驗,提供台灣法律專業人才參與環境事務的典範。台灣環境運動從早期反五輕、反杜邦等反公害的街頭運動開始,歷經政黨輪替之後,有逐漸體制化的趨勢,所謂體制化,便是環保團體逐漸獲得了政治決策的參與空間,如成為環保署環境影響評估制度的委員,但進入體制的同時,原先從事草根運動的團體卻沒有能力消化大量的專業資訊,此時如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第一個標榜以環境律師組成的組織成立,以法律專業協助環保團體進行體制內對政府的監督。但總體而言,台灣的專業法律人仍缺乏一種可實現理想,又能支持生活的參與方式。

本次會談的對象包括國際計畫部(International Program)的主任律師J. Martin Wagner、Alice R. Thomas律師、及日本環境法律師協會的參訪律師Masakkazu Hara。Martin表示,像他們這樣以環境法訴訟為業的律師事務所能生存,主要是在美國有法律結構上的支持,包括一定比例捐款可完全抵稅,及公益訴訟勝訴免裁判費等誘因,讓他們能得到固定的資金支持。但Martin也坦言早期他們遇到最大的困難,即是在於和當事人的關係,比如說為社區居民打公害訴訟,便須面臨若被告財團提出賠償金和解,要不要繼續打下去的問題,從居民的角度來說,能即早拿到賠償金當然是一大利多,但同時也代表了地球正義無法透過這個案子來建立環境法上的判例。有時若他們代表的是環保團體出庭,就算打贏官司,在媒體上也往往是讓他們的當事人自己被大眾看見,專業的律師團隊卻無人問津,而增加他們募款的難度。

因此地球正義重新思考接案的程序和標準,把自己重新定位在以法律專業與訴訟手段達成環境保護目標的團體,換句話說,他們制定了兩種選擇參與案件的方式。首先,由各地的組織自訂年度最關注的環境議題,在針對該議題尋找自己地區較有影響力的案件,又由於法律上若要興訟需取得「訴訟權能」(standing),即證明該案件涉及到的行為實際侵害到當事人的利益,因此下一步便要選擇法律上可以合法起訴的當事人,在美國由於訴訟權能的規定較寬鬆,因此許多相關環保團體都可以成立,地球正義便透過尋找同樣理念的環保團體一起興訟,避免了過去可能與當事人利益衝突的問題。另一種方式則是對於像氣候變遷這樣跨領域、跨地域的議題,用透過跨分所特別組織的執行小組來策劃相關的法律行動。特別直得一提的是,地球正義在華府也有設置專門的政策遊說小組,用來確保他們在訴訟上的勝利,不會讓財團透過國會修改法律而翻盤,算是和一般事務所最不同的地方。

此次會談另一個有趣的發現,即是地球正義的國際計畫,由於美國國會當年悍然拒絕批准高爾率團簽署的京都議定書,表明了美國無視於國際社會對於全球暖化的行動趨勢及壓力,因此令人好奇這樣的國際計畫如何透過國際社會增加對美國政府的壓力。Martin提出的答案令我們料想不到,他們的方法是透過在美國國內的訴訟結果,影響全世界以美國領頭的工業標準,例如他們提出要求航空業及航運業降低碳排放的相關訴訟,促進了美國國內對於飛行器和船隻設備的減碳標準,這個結果進一步影響到全世界需要來美國通航的飛機及船隻的標準,而間接促成了全世界的減碳變革,當法律可以成為真正促進環境保護的戰略武器,我從這三個律師的臉上看到了對這項的專業的自信及成就感。

(Visited 25 times, 1 visits today)